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雨后的天空

一千个人一千个哈姆雷特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仁者寿  

2016-12-13 16:41:42|  分类: 社会评论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近些年来,人们对健康长寿的渴求日趋强烈。君不见,大大小小的电视台播放频率最高的节目是医药、保健品的广告,收视率最高的时段播出的是各式各样的医学讲座;君不见,名目繁多的宴会上,灯红酒绿、觥筹交错之中,最受欢迎的祝酒词是“祝您健康长寿”;书店里,地摊上,最畅销的读物是医疗保健书籍;食品工业最响亮的广告词是“绿色”、“环保”、“健康”;就连一向被人诟病的“送礼”,也打出了“健康牌”,不厌其烦地谆谆提醒人们:“送礼就要送健康”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“健康长寿”是人们一个普遍的、永恒的希冀。富甲天下、春风得意的人们祈求健康长寿,位高权重、一言九鼎的人们祈求健康长寿,自不必说;即使是穷途潦倒、饥寒交迫的人,往往也怀着一个健康长寿的美好期盼。即使那些身陷囹圄、黄泉路近的罪犯们,大概也希望少得些病、多活些年吧?至于那些因为各种复杂的原因而顽固地认为“生不如死”,从而自残、自杀的人(例如广东富士康公司接二连三地从高楼上飞身跳下的员工),也大都是因为祈求健康长寿而不可得,身陷痛苦的煎熬而自寻解脱的下下之策。

    既然健康长寿被人们普遍关注若此,形形色色的“养生学”必然应运而生。在这方面,中国人绝对是不乏智慧与想象力的。如今,天上有多少星星,地上就有多少养生专家。然而,只要仔细检点一下,不难发现,无论养生学有多少名家,多少流派,多少学说,但从根本上说,不外乎两大类型:一种是把人作为“自然人”来研究,从中挖掘养生的秘诀;另一种是把人作为“社会人”来考察,从中揭示养生的奥妙。在当前这个知识“爆炸”的时代,两种不同立足点,不同思路的养生学都象万花筒一样,发展到了令人眼花缭乱、目不暇接的程度。

    根据前一种思路研发的保健品,林林总总,五光十色。植物的,动物的;高山的,深海的;天然的,野生的;珍稀的,古怪的;祖传的,现代的;自主研发的,海外进口的;古代宫廷御用的,当代高干私密的,数不胜数。凡所应有,无所不有。大大小小的传媒,只管收钱,罔顾职业道德、人类良知和法律法规,竞相刊登、播出那些凭空杜撰、无限夸大其功能和疗效的广告,大话不足以欺人,辅之以假话;假话不足以眩目,代之以绝话。一波接一波的广告之下,似乎天下的医学院校都可以解散,天下的医疗机构都可以撤消,光靠那些“劳什子”保健品,就可以确保天下苍生百病不生,健康长寿,颐养天年了。只要你惜命而富有,胆大而轻信,那些康熙没用过的,乾隆没见过的,慈禧没吃过的,你统统可以享用。结果呢?你的钱包瞬间瘪了下去,药厂老板、中间商、传媒的腰包迅速鼓了起来。至于疗效嘛,自然是“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”了。当然,那些在艰难竭蹶之中,存聊以卒岁之念的低收入者们,是没有资格上当受骗的。

    按照后一种思路设计的养生学,其花样的丰富多彩丝毫不逊色于前者。什么“风水”啦,“阴阳”啦,“大师”啦,“神佛”啦,如此等等。在什么地方建房子,在什么地方选坟地,都要仔细斟酌,马虎不得;哪天宜沐浴,哪天可会友,哪天忌婚嫁,哪天勿外出,都要看好黄历,轻率不得。什么时候应该膜拜哪路神仙,以求逢凶化吉;什么灾祸应该祈求哪位菩萨,才能祛病延年;什么时辰烧香最虔诚,什么时间礼佛最灵验;“布施”需要多少,“供养”至少几万,都十分讲究,大意不得。明眼人不难看出,这种养生学,基本上是为少数权势者设计的。别的且不论,单就烧香礼佛来说,坊间传言:元旦凌晨、农历除夕交子时刻去普陀山烧香最为灵验,观音菩萨可给予丰厚的回报:保佑全家老小健康平安。但那个时辰的香火钱,价格自然不菲:每炷香价钱高十万元。人们不禁要问:一个依靠微薄的工资收入养家糊口的普通百姓怎么可能乘飞机、住酒店,花费巨资抢在那个庄严、圣洁的时刻,去烧那十万元一炷的高香呢?只有那些可以随意挥霍公款的官员、日进斗金的演艺界的明星大腕、挥金如土的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们,才具备如此苛刻的条件,来祈求自己及家人的健康长寿呵!当然,如果万能的观音菩萨果真能够保佑凡间众生健康长寿的话,也决不会不分是非善恶、青红皂白地去保佑那些丧尽天良的贪官污吏的。

    总之,上述两种思路的养生学,都是为上层社会的强势群体们量身定做的。对于身处社会下层的弱势群体来说,那只是水中月,镜中花,可望而不可及也。历史已经雄辩地证明,大凡只为官宦、富豪等强势群体谋利益,只会给平民百姓等弱势群体制造痛苦和烦恼的理论、学说,甚至包括方针、政策,不管它们披着多么华丽的外衣,喊着多么动听的口号,究其实,都是彻头彻尾的伪科学。古今中外,概莫能外。

    那么,具有中华民族特色的、官民通用、贫富共享、真正科学的养生学是什么呢?

    中华民族有着源远流长的文化。养生学是中华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其内容十分丰富。在中国的古代典籍中,关于养生的著述浩如烟海。即使是专业学者,皓首穷经,也未必能尽得其妙。然而,只要我们抓住它的核心与主旨,就能牵一发而动全身,由此及彼,由表及里,举一反三,触类旁通。

    早在三千多年前,我国著名的古代思想家、教育家孔子,就率先提出了一个伟大的命题:“仁者寿”。后来,老人家似乎感到这个表述的语气还不够坚定、明确,于是,又在“仁者寿”前加上一个“惟”字,从而把这个命题变成了“惟仁者寿”。加一个“惟”字,分量就加重了许多倍。这样,孔子就把“仁”强调到了所有渴望长寿者的独一不二的选择的高度。孔子提出的这个命题,是中华民族养生学说的核心和奠基石。舍此而言它,则是言不及义也!

    “仁”,是孔子儒家学说的核心。孔子的学生樊迟曾经向老师孔子请教:“什么是‘仁’?”孔子答曰:“爱人。”终其一生,孔子一次次地大声疾呼“爱人”、“安人”、“安百姓”、“泛爱众”、“博施济众”。“仁者爱人”的思想,表现了孔子“一以贯之”的朴素的人道主义精神。

    孔夫子说:“惟仁者寿”。运用这个命题,观察今日的世界,就是说,惟有那些关心、爱护百姓,体恤、服务民众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,才能健康长寿。至于那些疏远、背离百姓,对百姓切身利益漠然视之,对百姓疾苦泰然处之,甚至为了自己一群一伙的私利而侵害百姓权益,伤天害理,损公肥私,行贿受贿,贪赃枉法,以权谋私的人;那些口是心非,喋喋不休地宣称自己“代表人民群众根本利益”,实际上却处处站在群众对立面,以各种借口欺负、迫害、盘剥、镇压群众,把群众置于自己的淫威之下的人,是断然不会健康,更不会长寿的。正如一首民谣所描画的,“”

    从现代社会学和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,“仁者寿”的思想也有着充分的科学依据。

    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时代,党中央旗帜鲜明地提出了“以人为本”的执政理念,强调“权为民所用,情为民所系,利为民所谋”。这种思想理念,既是对孔夫子“仁者爱人”思想的继承,也是对孔子思想的延伸与发展。二者前后相续,一脉相承。

    当年,孔夫子在向他的学生讲解“仁者爱人”的思想时,就明确地说过:“敬人者,人恒敬之;爱人者,人恒爱之。”大凡爱民如子,体恤百姓,为解除民众的疾苦,为增进国人的福祉,为构建社会的和谐而含辛茹苦、栉风沐雨、艰苦奋斗的官员,将必然得到百姓的爱戴与拥护。倒不是说,百姓发自肺腑的赞扬和颂歌,能在多大程度上减轻他们的病症,促进他们的健康。但是,当他们付出千辛万苦之后,回归寒舍,则粗茶兼淡饭;静卧榻上,则理得而心安。他们为自己无愧于官员的职责,无愧于百姓的信赖而了无遗憾与愧疚。他们可以悠然进餐,自然气血和畅;他们可以酣然入梦,自然经络通达。这种淡定从容、平静如水的“公仆”心态,将使他们身体的免疫系统始终保持最佳的状态。即使偶染微恙,适当地施以药石,也不难化解,很快就转危为安。上海城隍庙大门上有一副著名对联,足以成为振聋发聩的警世通言:“行些善事,心静神安梦魂稳;做个好人,天敬地佩鬼神钦。”这样的人,还用得着一掷千金去购买那些欺世盗名的“保健品”吗?还用得着千里奔波,耗费巨资去烧香礼佛,祈求健康吗?他们那种坦然、平和的良好心态,就是世间千金难买的“保健品”,就是健康长寿的坚实基础和可靠保障。汉朝思想家董仲舒有言:“仁者之所以多寿者,外无贪而内心静,心平和而不失中正,取天地之美而养其身。”说的不也是这个道理吗?

    恰恰相反,也有些官员,高高在上、盛气凌人,视民众如草芥,把自身当王侯,不问民间艰难疾苦,只顾自己花天酒地、养尊处优,甚至贪污受贿,鱼肉乡里,盘剥百姓,以权谋私。正如一首民谣所描画的那样,“民有钱,你贪;民有女,你奸;民有房,你拆;民有产,你搬;民有话,你删;民有疑,你骗;民有冤,你关;民有苦,你‘秀’;民有难,你窜;民有孕,你流;民有摊儿,你掀;民众骂你是‘王八蛋’,你还大言不惭地自称‘父母官’”。他们身上时时散发着剥削者的腐臭,哪里还有丝毫“仁者”的味道?人们向上级举报他们,利用各种形式诅咒他们(上述民谣,不就是一个声泪俱下的控诉和诅咒吗?)。上级有关部门也在随时严密监控,张网以待。这就使他们整天生活在千夫所指、人神公愤的舆论环境之中。他们如坐针毡,如履薄冰,食不甘味,寝不安席,稍有风吹草动,则如惊弓之鸟,两股战战,急欲逃生。这种惶惶然不可终日,惴惴然不知所终,长期紧张、长期压抑、长期惊恐的“逃亡者”心态,从现代医学的角度来看,必然极大地破坏乃至瓦解他们身体的免疫系统,为各种病菌、病毒和有害因素的侵入,大开了方便之门。这绝对是身体健康之大忌。俗话说:“狐狸专咬病鸭子”。这种精神状态的人,只要与各种感染源稍有接触,便立即大病缠身。纵然是钢筋铁骨般的躯体,也断然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和煎熬,终究要惊吓成疾的。“物质变精神,精神变物质”。正是他们偷盗来的民脂民膏的“物质”,转化成了他们“惶惶然”不可终日、“惴惴然”无法安神的“精神”,而这种“精神”又不可避免地转化成了彻底摧毁他们身体健康的“物质”——疾病。君不见那些腰缠万贯的贪官,又何尝享受过一天的安逸与片刻的坦然!锦衣玉食,解脱不了他们如影随形的惊恐;焚香祈祷,抚慰不了他们遭受天谴的灵魂;神医名药,挽救不了他们每况愈下的健康。当此之时,价格昂贵的保健品的神奇疗效,法力无边的神佛的贴身护佑,统统烟消云散,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两处茫茫皆不见”了。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,白花花的银子花得淌水似的,却依然逃不过疾病缠身的厄运。至于身患恶疾,病入膏肓,朝不保夕者,更是屡见不鲜矣!

    那些具有多年从医经验的专家,大都有这样的体会:大凡心态平和、气定神闲、坦然无愧的病人,即使病势稍重些,也不难诊治,疗效也往往十分理想;相反,那些终日惊惧不安、紧张惶恐、心事重重的病人,即使病势较轻,也往往难以诊治,并很少能收到预期的疗效。某些位高权重的官员“英年早逝”,往往不是“病”死的,而是被头顶上悬挂的那把寒光闪闪的达摩克斯利剑“吓”死的。心态之于健康的重要作用,于此可见矣!

    我国南宋时期的著名诗人陆游,在其84岁暮年的时候,曾写过一首诗留赠给儿子陆鹬。其中有一句曰:“君果欲学诗,功夫在诗外。”就是说,要写好诗歌,真正的功夫并不在“诗内”,而在“诗外”。这种“诗外”的功夫,即是写诗者的个人学识、阅历、品质、修养,等等。没有这些“诗外”的功夫,光靠静坐书斋,雕章炼句,摆弄音韵格律,是写不出好作品的。作为给儿子的临终遗嘱,这当然是诗人的经验之谈、肺腑之言了。学诗是这样,养生同样如此。那些期望健康长寿的人,尤其是那些位高权重的官员,真正的功夫也许并不在“养生经”之内。光是孜孜不倦地钻研那些养生学的老古董,或是盲目追逐那些目不暇接的养生学的新潮流,即使是韦编三绝,也未必能取得真经,未必能晓得个中三昧。而要真正通晓养生之道,必须把功夫花在养生之外。就养生说养生,象一只没头苍蝇似的钻进浩如烟海的养生经里东冲西撞,则永远难得要领也!

    把功夫花在养生之外,以领悟养生之道,应该从哪里做起呢?这就又回到了本文的题目上来——“仁者寿”。要做一个健康长寿者,请从做一个“仁者”起步好了。“仁者爱人”。要做一个“仁者”,核心就是要学会“爱人”。对一个普通人来说,“爱人”,就是要从“与人为善”、助人为乐的基点出发,善处各种人际关系。要当一个好家长、好儿女、好兄弟、好姐妹、好丈夫、好妻子、好同事、好朋友、好领导、好下级,乐善好施,扶危济困,努力促进社会的和谐。对一个手握公权的官员来说,除去要当好上述角色之外,最重要的还是要“泛爱众”,“安百姓”。就是说,要脚踏实地地践行我们党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”的根本宗旨,“情为民所系,权为民所用,利为民所谋”,要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俗话说:“送人玫瑰,手有余香。”当你把一束馨香、鲜艳的玫瑰送到他人手中的时候,当你运用自己的智慧、心血、财力,或者是手中掌握的公权,为他人解除了痛苦,消除了祸患,迎来了欢乐,构筑了幸福的时候,荡漾在你心中的那种满足感、成就感、自豪感,必将化为经久不息的幸福感。这种良好的心理感受和精神滋养,对身体健康的巨大补益,比那些踏破铁鞋、花费巨资、千辛万苦觅得的“养生秘方”,要胜强千百倍!

    当然,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这个道理。有的人幻想凭借自己曾经有过的光环和影响,求得神佛的垂青。他们一边大言不惭地表白“我是无神论者”,一边又花费大笔公款,遍访名山古刹,到处题字留言,为山题,为寺题,即使是一座佛殿也不肯放过,硬要题上几笔,方才罢休。来自海内外的游人、香客,每每在风光秀丽的佛寺禅林之中,见到那些雕刻在石头上的拙劣字迹,都会油然想起诗人臧克家的名句:“有的人,把名字刻入石头想‘不朽’。”还有的人,冠冕褪尽,却依然强装风流,招摇过市。游览名山大川,警卫保镖,犹嫌不足,还要全山戒严。弄得千里迢迢赶来的游客被拒之景区门外苦等数日,行程耽搁,酒店延期,机票改签,叫苦不迭,骂声连天。这哪里还有丝毫“仁者”的影子?

    然而,在党和国家的公务员队伍中,尤其是最高领导集团中,真正的“仁者”还是大有人在的。在冰雪灾害肆虐的南方数省的千里运输线上,被困在严寒中啼饥号寒的旅客之中,他们身先士卒,指挥若定;在山梁崩塌、道路断绝的四川汶川地震灾区,他们不畏巨石滚落可能造成的灭顶之灾,日夜奔波在险峻的蜀道上,部署并实施抢险救灾的大计;在元旦、春节阖家团圆的日子里,他们来到狭窄、阴冷的煤矿地下巷道,与矿山技术人员及矿工们商讨预防矿难的举措。在青海玉树地震灾区,在云南、贵州特大旱灾的现场,大凡人民群众最危险的地方、最需要的时候,他们总是秉承“我要和人民群众在一起”的理念,及时出现在群众之中,救民于疾苦,解民于倒悬。他们置个人安危于不顾的凛然正气,“天垮下来擎得起,世披靡兮扶之直”的英雄气魄,处处体现着“仁者爱人”的传统美德,体现着“以人为本”、爱民如子的道德风范。他们以“仁者”的实际行动,赢得了亿万群众的衷心拥戴。四川汶川地震之后,一个时髦的新词儿——“什锦八宝饭”在网络上迅速蹿红。这显然是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等年轻人表达自己对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尊崇的“另类”方式。笔者打开相关网页,豁然在目者,竟有大量“70后”、“60后”、“50后”,乃至“40后”、“30后”的中、老年网友紧随其后,加入了“什锦八宝饭”的阵营。这些中、老年网友可不是心血来潮,不是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呵!因为他们已经度过了那个追逐时髦的年龄,少了些“标新立异二月花”的冲动,多了些“删繁就简三秋树”的冷峻。如果不是发自心底的感动,他们是不会贸然加入这样一个虚拟的“阵营”的。仅此一例,就足以证明,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的“大仁大义”、“大智大勇”,在全国民众中激荡起了多么壮阔的心底波澜!“仁者寿”。地不分南北,人无分老幼,每一个思维正常、不怀偏见的中国人,都将把这个最美好的祝福献给他们。

  当然,孔老夫子虽贵为“圣人”,但也只是一个思想家、教育家而已。他毕竟不是专业的“养生”学家。他对医学知识大概也知之甚少(再者,孔夫子所处的那个时代,本来就是人类医学的“小儿时节”嘛!)。他反复强调的“仁者寿”、“惟仁者寿”的命题,也只是从社会学这个特定的侧面揭示了“养生学”的一个真理。但正如一句现代时髦的广告词所说,“凡事无绝对。”“仁者寿”也只是一个相对真理。它不是“养生学”的全部。影响人类健康长寿的因素是多种多样的,既有自然的因素,又有社会的因素。因而,养生学就必然是一门广泛涵盖社会学、医学、生物学、营养学、遗传学等诸多领域的综合学问。光是凭借孔子提倡的一颗“仁爱之心”,就能确保健康长寿吗?非也!即使具有再博大的“仁爱之心”,再宽宏的“仁者”情怀,人也难免遭遇天灾病祸、政治风波和不测风云。所以,每个期盼健康长寿的人,一方面,要日积月累,不断磨练与培养“仁爱之心”,使自己时刻保持一种平和、坦然的健康心态,从而使身体的免疫力处于最佳水平,以最大限度地抵御外来负面因素对身体的侵害;另一方面,也要不失时机地检查、发现、治疗各种疾病,有针对性地消除各种不安全因素,趋利避害。“惟仁者寿”,说的是,“惟有”全面而不是片面地看问题,辨证而不是僵化地办事情的“仁者”,才能健康长寿。这个简单的道理,一点即通,用不着多说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